奥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奥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03:18: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知识产权的问题,编纂过程中就有学者提出它应该独立成编。但最后它没有独立成编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一制度仍在快速变化发展,需要不断调整、完善,如果现在就把相关法律规范纳入民法典,对民法典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会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1949年以来,中国先后制定了婚姻法、民法通则、继承法、合同法、物权法等。有了这些单行法,为什么还要编纂民法典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从提请审议的草案来看,民法典是否还有遗憾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人格权编里提到的隐私权,大家会关注什么是隐私,这与大家日常生活密切相关。民法典草案里就将隐私定义为“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、私密活动、私密信息”,涉及安宁和私密两方面。这个定义来自于我国实际,也参考了国外经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在法律碎片化的情况下,人们了解法律、适用法律存在不便,不知道该去哪部法律中找答案。因此要通过法典的方式,对长期形成的法律资源梳理、整合,统一起来,使其更适应当下的社会生活。所以民法典的编纂过程,实际上是法律进步的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扈纪华: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决定了我国民法中的相关制度。如物权法、现在的草案物权编中,都提到了对国家、集体、私人所有权的保护,只有我国是这样划分的。民法典草案总则编第113条也写道,“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士国:从历史上说,编纂中国的民法典是几代法律人的愿望。1949年后,我国曾在1954年、1962年、1979年和2001年先后四次启动民法典起草工作,但出于各种历史原因,民法典始终未能出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决信息文明时代的新问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中国编纂民法典时,绝大多数国人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,开始向往更美好的生活。而美好生活的核心和关键内容之一就是对人身自由、人格尊严的确认和保障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民法典草案将人格权独立成编,这最能顺应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最能实现保障人身自由、人格尊严的立法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2018年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,我们发现,科技的深度介入已经开始影响人作为人的确定性了,它带来的冲击很大。这是其他国家民法典不会涉及的问题,但我们意识到中国民法典必须回答这个问题。